萬年歷
您當前的位置 : 933. CC >> 人文 >> 教育
字號:    [打印]

泥土芬芳

作者:臺州中學高三(7)班 項冀  來源:933. CC  時間:2019年07月29日

  淙淙流淌的小溪,習習吹來的山風……老家的鄉村風景不止一次地從我的記憶木箱中溢出,就像是岑寂多時的古剎鐘,在我的腦海里悠悠回蕩。老家,那個生我、陪我度過童年的地方,繼那次離別后不知不覺竟已過了十數載。可不知,那一捧故鄉的泥土,是否芬芳依舊?

  村頭走到村尾,或許不過20分鐘。村子里沒有青石板鋪就的小路,更沒有讓人感到隔閡的水泥地。滿地都是棕紅的泥土,散發著一種淡淡的青草香。夏天一場暴雨過后,泥土變得松軟粘膩,像一大團棉花。一個腳印下去就會有一大團泥迅速裹住你的腳趾。輕輕抬起,它會偎依在腳板上,很是涼爽。孩子們總會選擇在這個時候大邁著步子沖向村邊的溪塘,水坑的雨水被急促的腳步踩踏飛濺得老高,歡聲笑語在狹小的村道上久久不散。

  泥土,這個中國人永遠無法忘卻的情結,在老一輩人身上得到更深刻的體現。我依稀還記得,村里每年都會有一場隆重的拜土地爺的儀式,大人們總是會布置幾張大圓桌,在上面分別放置祭品、水果,以及各種糖與餅。小孩子自然無法領會大人們叩首祈禱的用意,更不會曉得來年豐收與他們之間的關系。相反的,我們則無法理解大人們將平凡的、四處可見的,甚至因為軟塌而無法塑為我們泥人的東西奉若神祗。軒昂的鑼鼓、騰飛的煙花將我們的竊竊私語掩蓋。我們將手不間斷地伸向桌上偷摸食物,悄悄地看著桌布后大人嚴肅而認真的神情,被他們的模樣逗笑得花枝亂顫。直到我們中的一個小伙伴,一下激動而失手打翻掉瓜果盤子,一顆顆果子落地滾動的聲音讓沉浸在快樂的我們霎時愣住。嘴巴咬著未吃完的餅子與瓜果拔腿就跑,身后的大伯大娘提著掃帚緊追著我們不放。遍布紅紙的泥路上,留下了點點我們興奮卻又緊張的汗滴。

  后來,稍微長大一些,我開始學會用擋板在自家院子里圍出一方空地。鋪上厚實的棕土,輕輕地將一棵小樹的根深入,再倒上一層淺淺的風沙;在桌前擺上一小盆花,書看得累了,抬起頭便是用目光與一份美麗撞個滿懷。

  在星空滿天的夏夜里,我喜歡和長輩到田野的田壟上去走一走。那踏實的田壟上,就像父親的寬厚的肩膀。我可以傾聽清風吹拂著麥田颯颯的聲響,欣賞它們在風中肆意輕搖;我也可以感受到清風徐來就像淡淡的吻接觸我的肌膚。聽著老一輩人那一段遙遠的歷史,感受他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艱難人生。直到明月高高地掛在山頭上,我們才依依不舍地與田野作別。

  有人說,歲月是把無情的鐮刀。因為我們無法阻擋它在人們臉上所刻出的深厚皺紋,如同田壟那般縱橫交錯。就在不知不覺的時光中,我的小樹,不知何時已在院內長到我的高度了;我的花,也挾著泥土的芳香依在桌旁綻放數載。

  當我再次站在田野的面前,企圖再一次眺望那一片綠色的麥浪,田間野草已經躥到我的腰間,稻苗不留一絲痕跡。遠些的土地被翻新種上的一棵又一棵樹木,此刻也成了一片樹林。可惜的是,當我再度抬頭,村子里緩緩飄動炊煙如今的我卻是無處尋覓了。

  又是一年夏季,一場暴雨過后,我望著此刻窗外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通達四方的柏油馬路。卻不知何時,才能重新踏上那一條泥土芬芳的故鄉小道。


 相關新聞:
 
 微信公眾號
  臨海新聞
  國內新聞
  國際新聞
933. CC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 |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 刊登廣告 | 聯系方式 | 網站律師
臨海市新聞網絡中心主辦 | 浙新辦[2006]31號 | 廣告經營許可證號:330000800006 | 鄂ICP備17006166號-9 | 法律顧問:浙江全力律師事務所 李宏偉
臨海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聯系方式:電話:0576-89366755 電子郵箱:lhswgb@126.com
X
選擇其他平臺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