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歷
您當前的位置 : 933. CC >> 人文 >> 歷史風情
字號:    [打印]

香嚴岙里有桃源——探訪江南街道上馬村

作者:李萍娟 李忠芳  來源:933. CC  時間:2019年06月28日

933. CC  在臨海的西南部,距離市區約10公里,有一片寧靜祥和的凈土——香嚴岙。在這里,曾經有一個鄉,叫“香嚴鄉”,曾經有一個村,叫“香嚴村”;這里有一條溪,叫“香嚴溪”,這里有一個寺,叫“香嚴寺”。如今,“香嚴鄉”和“香嚴村”已經成為歷史過往,而“香嚴溪”和“香嚴寺”,千百年來經風沐雨,依然如故。

  香嚴溪,發源于香嚴岙西部海拔913米的雙尖山,沿途吸納了兩岸山谷的涓涓細流,一路盤旋奔流,漫灘越澗,自西向東穿過這片區域,在不遠處的小溪村附近匯入義城港,然后折而向北,注入臨海的母親河——靈江。在這條美麗溪流的兩岸,聚集著許多古村落,坐落在香嚴溪中游段的浙江省級傳統村落上馬村就是其中一個古村落。

  24日下午,趁著梅雨暫歇,頂著日頭驅車前往上馬村。車輛在山路間盤旋穿行,車窗兩邊掠過綿延不絕的蔥翠,偶爾還夾雜了一叢叢一簇簇不知名的野花。當一座石橋映入眼簾時,我想,應該就是這兒了。果然,古村秀美的身姿已在眼前:石墻、溪流、石橋、閑云野鶴般的垂釣者、閑庭信步的雞鴨和狗兒……

  這個隱匿于深山之中的古村,有著世外桃源一般的質樸、靜謐。

  和很多山間古村一樣,上馬也依山傍水,一條溪流穿村而過,靜謐的古村落被一分為二。阡陌的古道依水而建,石橋、碇步將古村相連。

  這里的巷道很有特色,除了卵石鋪就的路面,還有用石板鋪砌的。不同于那些單一的石板路,它只有中間平鋪著一溜縱向排列的石板,而兩側則嵌以大小不一的溪石。這樣精致的石板路,在我市的鄉村并不多見。石板路上的石板,經過長年的人踩牛踏,變得相當光滑。

  途中,遇到一位當地大嬸,就詢問了一下上馬村的概況。大嬸告訴我,上馬村的村名源自村口的一塊上馬石,古時官員騎馬時上馬用的。村里許多上了年紀的村民,都曾親眼見到過這塊石頭,甚至這塊石頭的模樣有多寬、有多高,他們都能用手比劃出來。遺憾的是,因為村里修路這塊石頭被“整”沒了。

933. CC  在這里,以馬姓人口居多,也以馬姓村民遷入最早。記者了解到,香嚴岙的馬氏始祖,當推明朝的馬江七。馬江七曾任河南開封府“同知”,同知是知府的副職,相當于副知府,為正五品。明宣德十年(1435),馬江七告老,舉家遷徙到臺州府城的小固嶺。不久,又遷居到這里。從此,馬氏一族就開始在這一片土地上繁衍生息,開枝散葉。故村人姓馬較多,在其之后,才相繼有施、李、魯、楊、林、周、朱等10多個姓氏陸續遷入,由此帶來傳統文化的多姿多彩。

  踏著細石砌筑的石道,沿溪而上,一棵與馬氏始祖遷入上馬村差不多年頭的古樟,歷經歲月風雨的洗禮,化石般佇立在溪邊,甚是醒目。它那傾斜的身軀,似乎在竭力地探向溪流。樹下,幾位老人坐在石凳上歇息乘涼,幾只走地雞低頭啄蟲子。

933. CC  除了古樟,沿溪還有溪羅、楓楊等古樹,也是上馬村悠悠歷史的親歷者和見證者。陽光下,竹林和古樹的倒影映于碧波蕩漾的河面,仿佛時光都靜止了。百年來,它們郁郁蔥蔥地直立在小石橋邊,用它們的濃蔭將一川溪流染綠,陪伴著小溪、石橋,儼然是個歷史老人。伴著耳邊輕輕的風聲,似乎向我們訴說著上馬的輝煌和沒落。

  沿著溪邊滑坡向上,向村子深處走去。原始,落寞,清靜,幽雅,這里的房子有用塊石壘筑、青磚砌就的磚石結構的建筑,也有木結構的古宅。

  在采訪前,當地村“兩委”就介紹過,上馬村有著為數不少的傳統民居,這些民居大多坐落在溪流南岸,背依青山,面臨碧水,始建時間大多為清末民初,建筑風格比較統一。這里見得比較多的舊居,墻體的下部采用的是當地的溪石,而上部則是采用小巧的青磚,清一色的黑色筒瓦覆頂。房屋的結構,既有單體式的,也有合院式的。

  人們至今能叫得出名的,有前臺、后臺、高院、上院、施家、上方、東溪房、大院里等。這些院落在經歷了漫長的歲月后,大多已破敗不堪,有些只剩正房,有些只剩廂房,有些甚至只剩斷垣殘壁。相對完好的,是坐落在村子西南角的一座叫“大院里”的宅子。

  一番打聽,記者總算摸索到了這座老宅。“大院里”的面積約有600平方米,兩層樓,雙坡頂,是典型的十三間四合院模式。正面圍墻自東向西一字形排列著一大二小3個臺門,要數中間的大臺門最為別致。

  臺門的頂上分為三層,最上層呈半圓形,半圓的正中有一個較小些的圓,圓圈的周圍環繞著吉祥花草,圓圈的里面原本是有雕塑的,不知是風雨侵蝕,還是人為破壞,現在已難辨認。在第二層的中間,是四個黑色的篆書,盡管有些模糊,仍能辨認出來這是一句“履中蹈和”的成語。它彰顯的是房主人為人處世的準則,即走路腳要正,萬事和為貴。最底下一層的墻灰剝蝕很厲害,已很難看出上面的花飾。

  院子東、西兩面的墻體,也很有特色。山墻頂上的夔龍灰塑,繁復而精致,在藍天白云的映襯下,仿佛就要騰空而去。正房部分的墻體,以側門的頂部為界,往上使用磚頭,往下則用溪石,而廂房的墻體與此不同,則用溪石一砌到頂。

  由于院子長期無人居住,道地里的雜草長得比人還高,密密麻麻,已看不出原本鋪的是石子還是石板。院內四周的廊下,散落著一些生產和生活用品,除了門窗有部分掉落,以及西南角的屋頂有一處坍塌外,整體保存得還算完好。正廳的后壁,有一幅色彩艷麗的壁畫。正中畫的是“獅子戲球”,兩邊畫著一副對聯,這么多年過去了,依然清晰如初。上聯是“鶴群長繞三珠樹”,下聯是“花氣猶如百和香”。對聯的內容是歌頌環境幽雅的,聯中的“三珠樹”和“百和香”都有典故,尤其是“三珠樹”,出自《山海經》,比較冷僻,可見房主人還是很有些文化內涵的。在壁畫的下方,擺放著一張長長的供桌。這一切,散發著濃濃的生活氣息,仿佛房子的主人剛剛離去。

  夏日杲杲,老院子里、破屋墻上撒下斑駁詭譎的樹影,搖曳生姿,恍如幻境,歷史與現實就在這斑駁陸離中完美對接。

  500多年的悠悠歷史,讓這個古村落有了一種歷經滄桑后的從容感。殘垣斷壁,帶給這里的不是蕭索,恰是歲月的印記。據了解,“大院里”應該算得上是整個上馬村保存得最為完好的古院落。因為長久無人居住,缺少后期的修繕與保護,很大一部分老宅已經坍塌。面對搖搖欲墜的老屋,薜荔蔓延的石墻,殘缺丑陋的廢墟……許是上帝有意的遺失,如此想來,這些被時光剝落的痕跡,竟讓人內心有種安寧。

  踏著石板路,沿山向繼續前行,也還是能看到幾間修繕過的舊宅,依山傍水,閑靜幽遠,讓記者都有了幾分神往。不知何時,一位衣著儉樸的老者站在了我們身后。老人熱情地向我們暢談著她心中的上馬。她告訴記者,如今村子里多數是老人在居住。正如她的子女都走出了大山,遷居城鎮,她還是選擇一個人住這里。“這么多年了,習慣了這里的生活方式,不想離開。”于他們而言,這個熟悉的地方,就像是一方凈土,心安則是家。

  回程路上,看到一位婦女從山上走下來,笑臉盈盈,步履穩健,肩上扛著抓鉤子,背后背著半袋東西。經不住好奇問她口袋里背的是什么,她笑答是自己種的蔬菜。


 相關新聞:
 
 微信公眾號
  臨海新聞
  國內新聞
  國際新聞
933. CC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 |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 刊登廣告 | 聯系方式 | 網站律師
臨海市新聞網絡中心主辦 | 浙新辦[2006]31號 | 廣告經營許可證號:330000800006 | 鄂ICP備17006166號-9 | 法律顧問:浙江全力律師事務所 李宏偉
臨海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聯系方式:電話:0576-89366755 電子郵箱:lhswgb@126.com
X
選擇其他平臺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