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歷
您當前的位置 : 933. CC >> 休閑 >> 戶外
字號:    [打印]

有貓之后,越野是一場狩獵

作者:  來源:933. CC  時間:2019年05月27日

  □姚佳

  去年,我有了流沙包,流沙包是一只美短、銀虎斑小貓,性情慵懶,脾氣溫和,但對我除外。

  平常我便和流沙包長相廝守,而一到周末我總是出門比賽,有時候則是出差。流沙包目送著我背著重重的“龜殼”出門,然后幾天后又在門口迎接我回來。每次比賽或出差回來,它倒是較以往熱情了不少,會用掃視的目光將我全身上下打量,然后檢查我背回來的包。

  根據寵物行為學家的解釋,幼貓以為我出門那么久是去狩獵,而每次我狩獵完畢回到家,流沙包便會稍微克制它原本的高冷,噓寒問暖一般在門口守望。

  而我每次比賽回家的狀態似乎也印證了流沙包內心的猜想,要么就是滿臉疲憊風塵仆仆,有時候腿抬不動一瘸一拐的,背包里來不及洗的鞋和衣服滿是泥濘,像是剛剛在山野里經歷過一場戰斗。可能在它眼里,身為主人的我十有八九是獵場里的失敗者,基本上每次都毫無所獲傷痕累累。

933. CC  尤其是這一次的柴古唐斯,細致的流沙包或許發現我常用的武器(一對手杖)也全然壞掉,而且這一次出門狩獵耗時長過以往,整整5天才回家。

  我相信,在流沙包的想像之中,我大概是經歷了一番艱險的廝殺和搏斗,在復雜的山林里同野獸們拼盡全力。

  于是它一躍跳上電腦桌,趴在我的鼠標墊上呼嚕,像是在關切我的情況:“喂,你還好嗎,這次狩獵是不是很驚險啊?”

  我擼著它順滑的毛,繼而碰碰它的頭,像是在告訴它:“是的是的,這次狩獵極其不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全身而退。”

  “什么牛啊虎啊,你老老實實說。”流沙包盤踞在電腦鍵盤區,仿佛要我停下工作跟它匯報柴古唐斯“狩獵”情況。于是,有了以下的“狩獵”報告。

  2019柴古唐斯“狩獵場”圍繞括蒼山展開,全線110公里,爬升6900米,素以虐著稱。而這,也是我首次在江浙滬跑百公里。我素來本事一般,江浙滬賽事又向來高手云集英雄輩出,柴古作為國內屈指可數的網紅賽事,競技水平更是非同凡響。我認識的不少高手打定主意要來拆骨躺尸,一大目的便是打怪刷分,從此免報名成精英受邀請,走上越野巔峰。只不過,拆骨者畢竟少數,大多數選手還是跟我一樣,屬于被拆類型。人生已經如此艱難,骨頭還要被拆穿……這就是屬于柴古唐斯的“人艱不拆”。

  賽前,我的目標便是拿到賽事限量版紅馬甲,這是頒給各組別總排名前80選手的特殊榮耀,一如港百的小金人、大連的金海星,而相比之下紅馬甲更利于顯擺,畢竟正常人是不大可能找條金鏈子把金杯銀杯掛著逛街的。而一旦收獲紅馬甲,如同立刻化身巨型帝王蟹,在臨海市區便可大搖大擺橫著走路,接受其他選手或羨慕或嫉妒的目光,一想起來就讓人有點小興奮。

  但事實是,絕大多數選手沒學到橫著走路的技能之前,早已小龍蝦般在泥里滾了幾圈。偌大而冗長的括蒼山“狩獵場”,諸多選手身披越野鎧甲手握Z字雙杖,手之舞之足之蹈之躺之蹲之坐之……活脫脫一幅被孫悟空拔掉定海神針的東海龍宮慘狀圖。

  其實,開始的開始,我們也并非這么凄慘。凌晨3點多的臨海興善門廣場燈火輝煌氣氛熱烈,花果山的潑猴尚未來鬧,整座“水晶宮”富麗堂皇一片祥和,宮里的烏賊和珊瑚興致勃勃地在臺上互動。大家穿戴整齊衣著光鮮,頭上的配燈手中的寶杖各安其位。此刻的大地一片靜寂,夜正是由深轉淺的時候,興善門廣場幾百個廣場舞群眾們的快樂,其他人又怎么懂得?

  凌晨4點整,浩浩蕩蕩的“狩獵”儀式開始,眾選手拔腿而出,霎時間一束幾公里的長光在臨海市區鋪開,并且以4分多配速向前延伸。我竭力控制如夢初醒的自己,告訴自己這不是馬拉松,但腳下脫韁之勢早就易放難收。一段公路之后緊接著轉臺階上城樓,一邊奔跑一邊欣賞夜幕下的臨海城。綿延的江南古長城格外壯觀,每個人按照各自節奏魚貫出入,此刻大家興致勃勃精力旺盛,沒有誰會覺得自己不能歷經磨難在夜幕中重返市區……

  跑完城樓之后,我感覺自己狀態不錯,就提腿加速,大家風風火火趕著上“水泊梁山”,都想在進山之前憑實力排一個好座次。不過沒跑多久,我的急救包突然從后面掉了出來,接著酒店房卡也掉了,這才發現背包后面拉鏈沒拉。尷尬極,武源媛說了聲“一路掉東西”后和小狼總蔣萬挺順勢超過,而我則沒什么心情繼續跑,因為先前有將頭燈手套電池等等物件一股腦放在一起,此時不免擔心強制裝備有沒有在先前掉落。如果強裝丟了,那也不用進山了,老司機居然犯了這么個低級錯誤。這時雨越下越大,于是我退到路邊屋檐下打開包進行強裝檢查,萬幸,強裝安然無恙一個不少,大可放心進山。

933. CC  進山之前遇到“色魚”謝雯菲,聊了幾句后便各自爬山,“色魚”的核心極好,她就像是一輛勻速行駛的消磁車,可以穩步推進,盡管看著不算快,但只要你稍有懈怠,便會被她毫不留情超過。因為出發不久,大家精力充沛血量滿滿,各自打著招呼聊著天就到了SP1仙桃巖。這里的水全是志愿者人力背負上來的(爬升1000+),非常不易,而我在這里則跟幾位志愿者網友成功會面。

  從仙桃巖到方溪水庫的1000多米下降,初見爛泥路下降的可怕之處,不過其時體力完備,駕馭起來倒也不算太難。而在補給點,我遇到坐在那里的林瀟,能跟高手在賽道上遇到的原因不多,要么是折返路段,要么是他狀態失常。林瀟告訴我他有些發燒,決定在這里退賽。而我,則吃吃喝喝之后繼續趕路,柴古唐斯之后林瀟毒液之名可謂實至名歸,因為在CP2跟他合影的選手紛紛退賽,而我捱到CP9同樣“中毒身亡”。

  方溪水庫這段據稱是全程最難賽段之一,大概是因為無休無止的爬升吧,但總體路況尚可。在這段我遇到不少熟人,比如大連的掌柜、昆明的江川。有選手和梁晶同出一轍,眼鏡在這里摔壞,我幫著找了一陣眼鏡腿沒找見(建議近視跑者進山越野要帶一副備用眼鏡)。這一段最難點大概是在下公路之前,賽道無比濕滑,我也摔了,摔的時候手杖一撐,久經沙場的鋁杖立時變彎。總之這短短9公里,撲街的撲街,斷杖的斷杖,丟眼鏡腿的丟眼鏡腿,原本興奮異常的“狩獵”現場,霎時間畫風一變,每個人都小心翼翼了許多。

  林泉山莊之后,我以為可以稍作放松,于是只喝了兩碗銀耳湯便匆匆上路。劇本里的橋段總是快樂伴隨著悲傷,雨過應該就天晴,然而現實里卻很可能悲傷之后還是悲傷,雨過之后依舊還是雨。虐完上一段之后接下來的爬升反而是我感覺最為艱難的部分,泥土松軟不堪,一步三嘆滑不勝滑。而我因為補給點補充不夠,在這一段餓得不行,先后吃了一支能量膠、一袋蜂蜜才勉強爬完坡。不過因為補充過晚,以至于在公路段也不太有力氣跑動,在風車陣面前變成了病懨懨的堂吉訶德。于是一到米篩浪,立馬便坐下來好好吃喝,站點的玉米海帶湯配上小饅頭,一點點填充被爬升攻陷的體能。

  米篩浪到跑馬坪同樣不遠,這一段80公里先頭部隊已經拍馬趕到,酒酣詩人裸著上身切過公路飛速跳躍,我則勉力在各種地形轉換之中找尋著自身的狀態。輾轉到跑馬坪便瞧見80公里女子冠軍閃著藍汪汪的眼睛到站,可惜香格里拉的雪花酥配上此刻的美女也沒能拯救我糟糕的狀態,這也是我第一次遇到女選手毫不抵抗便繳械投降,只能默默望著對方的背影決絕而去。

  出跑馬坪之后沒多久便聽到攝影師金晉在喊我,我們同場出現已經太多次,當時我狀態依舊很差,背包負重的金晉三兩下就將我甩遠,不過也很感謝他給我留下了珍貴的賽道照片。總之這一路跑跑歇歇,狀態較之前稍有回升,80公里組的楊濤以及好友丁子順勢趕上,我也在望穿一個個背影之后抵達換裝點黃家寮。

  黃家寮算是全程之中最為熱鬧的一個補給點,有人意氣奮發信心滿滿,有人垂頭喪氣進退維谷,有人吃飽喝足整裝待發,有人諸多不適退意滿滿。見到朋友相互攀談的,強裝不過剪掉手環的,受傷透支退賽等車的……開跑之后忙于趕路的人們,終于在這里再度匯集,只不過和剛出發時別無二致的激動心情不同,此刻的大家各懷心事。

  白天的“狩獵”即將結束,夜場就要開始,危險和困難總是潛藏在看不見之處。我一邊補給一邊掏出手機查看排名,90多,沒問題,調整好之后應該能追進前80。接下來一段足足17公里1500米爬升,要開始打大boss了。

  剛出黃家寮沒多久,另一支手杖便直接從接口斷開,手上便只剩下一支彎杖以及殘留的軀殼。不過好在我的狀態也確實在接下來開始升溫,基本上上坡可以持續挺進。在這段深長綿延的賽道上,我陸陸續續追上一些選手,逐漸找回自己的節奏。過大樓基SP點,天色已經稍顯昏暗,而接下來的這段防火道上上下下,與其說是考驗身體,不如說是淬煉心理。夜色之中,唯一的安慰便是彼此間或亮或暗的頭燈。

  到達CP7,排名已經進到80之前,接下來一段,基本保持平穩過渡。到達CP8,我以為自己接下來沒啥問題了,于是一邊悠閑出站,一邊給忽星月打電話:“還剩下33公里1200多爬升,到終點應該是深夜,你放心,很安全。”

  但不過一個CP點的工夫,我便在CP9決定退賽。人生起起落落,真的是來得太過洶涌。原因很簡單,在CP8到CP9的途中,我不小心摔了一跤,傷勢不重,不過影響到了跑姿,上坡抬腿稍顯吃力,上臺階簡直龜速,之前超過的選手此時陸續趕到,我撐著杖不時側身讓路。而且由于上坡消耗巨大,平路和下坡的爛泥路也變得有些踩不穩,踉踉蹌蹌的,如同喝醉一般。

  9公里546米的爬升,我足足挪了3個多小時,到CP9遼蘭林場已經是夜里12點。客觀地說,以我現在的狀態,要到終點恐怕還得6個半小時以上,完成固然能完成,但太過熬人,何況在這種情況下,走在山里也可能再摔……于是,我很平靜地跟志愿者說要退賽,當時越野在現場的攝影師以及站點志愿者勸我繼續,因為時間綽綽有余,即便睡上一覺也來得及完賽。

  確實,我曾經面對比這糟糕的狀況依然堅持到了終點,身體透支、電解質失調、膝蓋受傷較重……在過去“狩獵”時光里,曾經有無數次退賽的念頭在腦海中冒起,接著又被我狠狠掐滅。事實上,比起堅持,退賽之后的很長時間都可能讓自己處在不安和難受之中。但現在的我早已經走出這樣的心結,進山“狩獵”的次數越多,越知道人力有時而窮,得失心不再那么重,完賽的執念也不再那么強。

933. CC  在抵達CP9之前的那幾百米,我前進得無比艱難,補給點前布滿了五彩熒光棒,讓我想起了港百CP7之前的那份溫馨。我幻想著一會兒會有可愛的童子軍跑上來遞巧克力,幻想會有篝火和音樂,但可惜并沒有,不是每一個故事都要延伸向童話般的結局,成年人的世界大部分時候應該是冷暖自知。我簽字退賽,任由工作人員剪掉手環,將滿是爛泥的下身沖洗干凈,在志愿者的幫助下同站點指示牌合影,接著裹著毯子在補給點安然入睡。2019柴古唐斯最后的儀式感,不是在終點,不過并沒多少遺憾。

  總體而言,柴古唐斯確實是一場出色的比賽,賽后看到不少人將其稱之為中國的UTMB。而隨著UTMB報名的進一步改革,商業化之路更加高歌猛進,而我依舊希望這場臺州臨海的賽事永遠葆有自己的溫情。我在比賽前后也見到了許多朋友,柴古唐斯是老板娘和蔡天王帶領一群有夢想有激情的人傾力打造的一場年度大戲,吃柴群眾、戲精、全明星、好學生,每一個都擁有屬于自己的角色,能力有高下,實力有強弱,演技有好壞,但這些都無關快樂……

933. CC(圖片來源:柴古唐斯官方網站)


 相關新聞:
 
 微信公眾號
  臨海新聞
  國內新聞
  國際新聞
933. CC版權所有·保留所有權利 |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 刊登廣告 | 聯系方式 | 網站律師
臨海市新聞網絡中心主辦 | 浙新辦[2006]31號 | 廣告經營許可證號:330000800006 | 鄂ICP備17006166號-9 | 法律顧問:浙江全力律師事務所 李宏偉
臨海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聯系方式:電話:0576-89366755 電子郵箱:lhswgb@126.com
X
選擇其他平臺 >>
分享到